Open/Close Menu 提供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和经济纠纷法律服务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

随着全球一体化的发展,企业越来越深入地融入到世界经济和技术发展之中,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走出去,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越来越多的中国产品走出去,大量的走出去,不可避免,带来了大量的海外专利诉讼。

大量的海外诉讼,给这些“走出去”的排头兵们,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被动、财务压力甚至于市场的毁灭性打击。

随着海外诉讼的增多,国内企业实质参与的诉讼案件经验积累,以及海外诉讼律师的参与到中国进行知识的宣传和普及,中国企业开始慢慢有了应对诉讼的能力,也取得了一些胜利。然而,以笔者亲历和观察来看,虽然应对能力和专业有了比较大的改善,但我国的企业还是过渡的依赖于海外律师,企业内部对于诉讼的全过程和诉讼的整体性策略没有把握,这样,不仅诉讼成本始终高居不下、经营决策更难以掌控最有利信息在最合适的时机做出做合适的决定,更不用说企业通过诉讼来主动推进市场营销策略。成功的案例是有,如笔者曾经服务的富士康公司,其在美国诉讼成本律师费每年控制在50万左右(而一般的企业,其美国诉讼成本律师费每年在200万以上),且富士康也是越打越大,其很多的曾经的诉讼专利权人一方也在产业上失败乃至消失;又如苹果和三星的世纪大战,表面苹果获得了最终的侵权认定和一定金额赔偿,但是三星利用其强大的专利布局储备、专利诉讼过程的证据和专利漏洞的深入分析和掌握、同步的产品和市场策略等,实现了在市场占有率和营业利润的全面胜利。

其实,专利诉讼不仅仅只是一个诉讼,专利诉讼是产业者市场全面竞争的一个策略性工具,面对海外诉讼,企业不应该过渡依赖于海外诉讼律师,而是要建立起从决策层到执行层、从IPR到研发、到制造、采购、营销、销售、信息网络、人资、财务会计等业务的全方位团队,进行海外诉讼的自我管理。这个管理,是要定战略、用措施、管资源、控进度,不仅是要去厘清诉讼动机与目的:如掌握原告主事者的经历背景与性格、原告营销知识产权商品手段等,又如掌握被告是为了迫使被告下游客户停止下单或是转单、还是阻断被告产品进入美国市场、亦或是藉诉讼消耗被告公司之资源、利用搜证程序取得被告信息,还是为了巩固原告的客户市场、订单及营收;还需要通过内部的专业分析实时掌握与管理诉讼的各个风险事项。

整个海外诉讼的进行,在专业判断上、法庭上、诉讼程序周旋上、搜证过程的证据提交上等,以最大化企业商业目标诉讼策略方向上前进,并且,随着律师台前表演的不断推进和表演周边环境的改变与事实掌握的改变,企业导演可以相应随时进行变更调整,风险可预知、可控制、可调整。

Category知识产权

© 2017 2018俄罗斯世界杯直播 | 友情链接:律师事务所 | 北京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排名:北京律师事务所|北京律师事务所|北京律师事务所|北京律师事务所

logo-footer